数字货币与新经济 – 货币篇

数字货币与新经济 – 货币篇

题记

货币是经济的血液,而数字货币将赋予它新的生命。

货币和通货

首先要弄清楚两个概念,那就是货币(money)和通货(currency)的区别。货币是比通货更为广泛的概念,按照经济学课本里的定义,货币指的是任何可以用来购买商品和服务,以及还债和缴税的物体。比如银行的定期存单,从广义上来说也可以算是货币。而通货,可以理解为流通极为方便的货币,比如纸钞,硬币,网银和支付宝里的余额等等。要想弄清货币和经济的关系,我们还得从货币的起源说起。

货币的三个功能

货币,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早最伟大的发明之一,它的出现,毫无疑问是早于国家的,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开篇专门强调“经济学课本里的定义”的原因。货币的出现,解决了人类的几个最基本最重要的问题:价值流通,价值衡量价值储藏

价值流通很好理解,鞋匠小张想要从果农小王那里购买香蕉,如果没有货币,小张就只能通过给小王修鞋才能做到,可万一小王不需要修鞋的服务呢?这笔买卖就无从谈起,小张就只好饿肚子。货币是人与人之间除了语言之外最为广泛的沟通方式,它使得社会运转的效率获得了质的提升。

于是小张就对小王说了,虽然你不需要我给你修鞋,但我有一顶好看的帽子,你愿不愿意让我用一顶帽子换你的3根香蕉?没有货币,通过以物换物,价值似乎依然可以流通,生意依然可以做成。但有一个问题,如果小张想用帽子换苹果,到底该换几个苹果?如果一个人有苹果,另一个人有香蕉,那么几个苹果换几个香蕉?没有货币,价格计量会十分繁琐,如果有n个物体,他们之间会存在n * (n – 1)个价格。

用香蕉来换帽子,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就是没办法把香蕉存放起来。如果市面上暂时没有合适的帽子,是没有办法将香蕉保存下来,等到出现了合适的帽子再换的,因为香蕉很快就会腐烂,还有可能会被吃掉。

货币的出现同时解决了以上三个棘手的问题,或者说能够同时解决以上三个问题的物体,就可以称得上是货币。而货币在早期,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通货。

从商品货币到代用货币

早期货币的形式比较简单,比如贝壳,它足够稀缺(在内陆地区),容易携带,又便于保存,只要大家都认可,它就可以充当货币的角色。再比如后来的贵金属(黄金,白银),它们的流通范围比贝壳更为广泛,因为它们无论在哪里都是稀缺并且被认可的。贝壳和黄金,本身具有装饰的价值,可以被看作是商品,所以又把它们叫做商品货币(commodity money)。

1928年版的联邦储备券,又称“美元”。正面写着“Redeemable in gold on demand at the United States Treasury, or in gold on lawful money at any Federal Reserve bank.”

商品货币是在以物换物基础之上的革新,但依然存在很多问题,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便携性。少量的黄金可以随身携带,但如果要完成一笔大额交易呢?如果有很大的一笔的资产需要转移呢?于是代用货币(representive money)应运而生。代用货币最常见的形式是纸币,一般由政府发行,核心思想是用纸币代替黄金作为通货,而纸币可以按政府规定的比例和黄金进行兑换。

从商品货币到代用货币的升级,其背后的推动力是财富的增长和经济的发展。试想一下,如果整个世界只有一个村子十口人,每年生产有限的粮食,织造有限的衣服,制作有限的工具,人与人之间的只有很少的贸易往来,那么代用货币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呢?少量的贝壳或黄金,就能满足人们有所的贸易需求。只有当大量的财富和经济活动出现以后,商品货币便携性的不足才体现了出来。

恰恰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,催生了如今统治世界的新的货币形式,法币(fiat money)。

法币的诞生

法币的本质是信用货币,用大白话说就是“信则有,不信则无”。“法币”一词可不是法定货币的意思,法币的英文,fiat money中的fiat,在拉丁语中是“let it become”的意思,也就是说,它的价值是被人(政府)强行赋予的。从这个意义上来看,说它是法定的倒也不无道理。

当代的法币诞生于1973年。在此之前的1944年,为了重建二战之后的国际贸易,重现经济繁荣,44个国家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联合通过了布雷顿森林协定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由此诞生。协定规定了国际货币的新秩序,即成员国货币和美元直接挂钩,汇率由成员国强行维持固定,而美元和黄金挂钩,一盎司黄金固定等于35美元,成员国可以用本国的美元储备向美国换取相应的黄金。这是金本位制度在历史舞台上的最后一次亮相。

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设立,结束了二战以来混乱不堪的国际货币秩序,久违的稳定带来了繁荣。然而正如罗伯特∙特里芬在1960年提出的那样,布雷顿森林体系存在一个内在的矛盾,那就是美元作为国际贸易支付手段和其稳定性之间的矛盾。随着各国经济的恢复,国际贸易的顺差带来了除美国以外国家的美元储备的增加。这本是好事,因为美元作为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基础货币,是国际贸易的通用货币,美元多了,对其他国家商品的购买力也就强了。但随着各国美元储备的持续增多,大家心里都开始犯嘀咕了:手里这么多美元,美国有足够多的黄金可以交换么?

所以可以看到,在当时人们的心中,黄金才是真正可靠的货币,而美元的本质其实是信用货币,它的价值完全依赖于大家对美国政府的信任。事实上,由于战争等一系列原因,美国政府的黄金储备的确在逐年减少,再加上各国对美元失去信心,进一步加剧了黄金的挤兑。终于,在1971年尼克松宣布停止按35美元一盎司的价格兑换黄金,美元第一次对黄金贬值。随后的2年时间里美元对黄金持续贬值,但最终也没能挽救体系。从1973年开始,各国陆续开始实施浮动汇率制,黄金正式告别了其合法的货币地位(不再设官价进行兑换,不再可以用来清算各国间的债务),重新成为了价格由市场主导的纯粹的商品。

从这一刻起,各国的货币,成为了纯粹的由各国政府规定的,可以用来缴税和偿还债务的工具,货币本身不再具有任何价值,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法币。

美元如今依然在国际货币中占主导地位,特里芬当年提出的难题至今依然没有完全解决,各国的美元储备越多,就越担心美元贬值,而美元贬值与否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。数字货币有没有可能解决这一难题呢?全球化的互联网时代,数字货币对于互联网经济会起到怎样的作用呢?咱们下回接着说。

喜欢这篇文章的话就分享给你的朋友吧,让更多的人重新了解货币,这个和我们息息相关但又总是被忽略的名词吧。分享到朋友圈并截图发给公众号,就可以加入小密圈和大家一起交流!文章中有不足之处,希望得到大家的反馈!

版权声明:本文授权转发自微信公众号cryptotalk,欢迎扫码关注:

Next Post:
Previous Post:
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